捕鱼能赢钱吗

  • <tr id='h6zgNC'><strong id='h6zgNC'></strong><small id='h6zgNC'></small><button id='h6zgNC'></button><li id='h6zgNC'><noscript id='h6zgNC'><big id='h6zgNC'></big><dt id='h6zgN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6zgNC'><option id='h6zgNC'><table id='h6zgNC'><blockquote id='h6zgNC'><tbody id='h6zgN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6zgNC'></u><kbd id='h6zgNC'><kbd id='h6zgNC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6zgNC'><strong id='h6zgN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6zgN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6zgNC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6zgNC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6zgNC'><em id='h6zgNC'></em><td id='h6zgNC'><div id='h6zgN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6zgNC'><big id='h6zgNC'><big id='h6zgNC'></big><legend id='h6zgN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6zgNC'><div id='h6zgNC'><ins id='h6zgN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6zgNC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6zgNC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6zgNC'><q id='h6zgNC'><noscript id='h6zgNC'></noscript><dt id='h6zgNC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6zgNC'><i id='h6zgNC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
                新華網
                閱讀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太行新愚公“搬窮”記——冀南後池村脫貧故事

                2020-01-07 10:49:45 來源: 新華網
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石家莊1月6日電 題:太行新愚公“搬窮”記——冀南後池村脫貧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

                  從冀南古城邯鄲向西出發,驅車百余裏,2019年我們探訪河北省涉縣關防鄉後池村不下五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村,遁跡於太行山▓深處,“八山半水分半田”,卻是一個傳奇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遠至上古,傳說中女媧在這裏補過天,愚公在這裏移過山。那“率子孫荷擔者三夫,叩石墾壤”的氣魄至今被華夏子孫奉為奮鬥的精神源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溯80年前,劉伯承、鄧小平率八路軍129師在這裏寫下了“九千將士進涉縣,三十萬大軍出太行”的抗戰壯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後池人挺立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,“立下愚公移山誌,咬定目標、苦幹實幹,堅決▓打贏脫貧攻堅戰”。他們不改愚公“本色”——不等不靠,自力更生。開山築路,鉆巖找水,開荒播綠,奮力搬掉“貧窮”這座大山,創造了新時代的愚公傳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築路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了路,才有希望”——百余留守老人,扛鍁拎鐝,自帶幹糧,用雙手在石山裏鑿出一條致富的“愚公路”

                  太行深處,汽車在山路上行駛,車窗外溝壑縱橫,山峰林立。快進村時,但見漫山遍野郁郁蔥蔥,一條心形山路躍然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17日,遊客在後池村參觀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我們後池村的愚公路。”村支書劉留根一見面開口就給我們介紹這條路,在他心裏,“有了路,才有希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村的“路”來之不易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“地在半空中,路無半步平”。自幾百年前建村起,後池人就在因為行路難與山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出門難。那會兒,村民出門得翻過一座山嶺,徒步八裏地到西嶠村坐車,“天不亮就得動身,晚一步車就開走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5日拍攝的後池村新愚公小學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種地難。全村上千人掙嚼裹兒的900多畝梯田,都在離家幾裏地的桃花山上。然而,通往梯田的山道,僅一米多寬,崎嶇難行。從家到地裏,來回3個小時。運送農具和山貨,全靠肩挑背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“早些年,青壯年大多外出打工,留守在家的老人婦女想去地裏收點紅薯都難,撂荒的梯田越來越多,日子越來越難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回憶起當年的困境,村民們都是一聲嘆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樹挪死,山挪活。這是愚公留給後池人的啟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靠天,不靠地,靠就要靠自己。這是後池人從先祖那裏發揚光大的精神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要想富,就得開山修路,讓農用車能夠上山,先把梯田搞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修路沒錢怎麽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劉█留根找施工隊計算過,如果要把一米的小路拓寬到三米半,10公裏的路光土石方工程就要100萬元。而此時村集體賬上,一分錢也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5日拍攝的後池村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沒錢、沒設備、沒技術,怎麽修路?

                  “黨員帶頭先幹起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趁我們還能搬得動石頭,走得了路,今天不修路,還等什█麽時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後池人永遠銘記的一天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12月8日。清晨的太行山,滴水成冰,寒風往骨頭縫裏鉆。天還沒亮,7位“老愚公”扛著鍁,拎著鐝,自帶幹糧上山了。帶頭的是黨員劉虎全、劉土貴和劉社會,年長的劉羊年74歲,最年輕的劉土貴也64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山上石頭多,要拓寬山道,就必須破石頭。他們用土辦法,鉆開幾百斤的大石頭,把石頭撐破後,碎石頭墊路基,大石塊壘石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壘石堰更是個技術活兒,石頭與石頭之間得咬緊,一旦松動路面就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天,他們修了3米長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誰有空就上山修路喲!”第二天早6時,村支委劉擁軍一聲吆喝隨著大喇叭傳遍全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參加義務修路的有12人。第三天30多人。到第六天,隊伍擴大至130余人……在家裏的村民,幾乎都加入到築路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數九寒天,山風像刀子一樣。村民們的修路熱情,卻在群山中沸騰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天天剛亮,工地上已是紅旗招展。男人們鑿石、搬運、壘堰,婦女們挖土、推車、鋪路面。為節省午飯時間,支口大鍋在工地上,每天自發背白菜、蘿蔔、面條上山做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跟我們講起了劉虎全的故事:“他可是我們愚公路上的一塊碑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發起修路有他,在工地上跑前跑後有他,遇到事沖在前面的還有他。修路占了誰家的地,他出面去說;施工時需要用三馬子車拉石頭,他出面去借。工地上,鄉親們總聽他喊“看我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67歲的人,幹活出了汗,劉虎全照樣脫了衣服光膀子幹。感冒,血壓上來了,可他不聽勸:“我是黨員,一輩子也沒做啥貢獻,現在我把群眾發動起來了,我卻不幹了,這算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天夜裏,他到我家商量租用鉤機的事,說著說著就感覺他舌頭不聽使喚了。送他走到街口,眼看著他腿也邁不起來了。送到醫院一查,腦溢血。他從此再也沒有回到過工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今路修成了,他卻沒了。”劉留根唏噓著,旁邊有村民眼圈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後池人身上鮮亮亮地帶著愚公的基因——骨頭比山上的石頭還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話真不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史河真,67歲的老大娘,每天裹著頭巾扛著鐵鍁去修路。她是在替老伴兒和兒子出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老伴修路時突發腦溢血不能上工了,她讓兒子頂上。沒多久兒子出車禍,多根肋骨骨折,史河真就自己頂了上來:“修路是全村的事,不能不來,缺工會讓人家看不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外的遊子們!家裏老人們在修路,我們也該做點什麽。大家少喝一瓶酒,少抽一包煙,省下錢支持老人們!”在縣裏打工的村民劉獻平在手機“聊天群”裏一吆喝,短短幾天,近在河北,遠在內蒙古、新疆甚至美國、埃及務工的後池人,捐了一萬多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17日,後池村村民在修路。新華社▓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傳說中,愚公以奮鬥感動了天神而移走了太行、王屋二山。後池這群面龐黝黑、手上布滿老繭的愚公們同樣是靠奮鬥感動了社會各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外出打工的遊子回來了,媒體記者來了,企業家們伸出援手,縣市領導更給予了堅定的支持:“你們路基修多少,我想辦法讓有關部門給硬化多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村民幹勁更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臘月幹到二十八,正月初四又出工。村民們不畏嚴寒,早出晚歸,義務出工100天修出一條通到梯田的路——2016年3月15日,村後南、北槐峧兩條溝總共長達6100多米、4到6米寬的標準路基竣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路通了,銀練一樣閃著光直通山頂。原本進山需要一個半小時,如今開著農用車,風一樣就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們給這條路起名“愚公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民們沒有想到,更廣闊的路還在延伸: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後池愚公精神感召下,2017年,涉縣人民大幹100余天,一條從涉縣東南到西北,穿越10個鄉鎮158個村,總長1300多華裏的“千裏鄉村振興路”建成通車;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桃花山旁,高速公路橫空出世,將太行山“千裏畫廊”連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愚公移走了兩座山,而我們修路修出了廣闊的未來。我們比愚公幸運。”劉留根感慨萬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找水

                  “要是能在我手上打一口井,這個村支書就沒白當”——幾代後池領頭人接力打井,誓把旱地鉆出水

                  走進後池村民家,記者註意到家家院裏都有水窖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山▓旮旯裏的村子,水,是最稀罕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只有村東山坡上的一眼泉水,筷子粗細的水流一天流不了20擔。沒轍,只能到8裏地外的鄰村挑水。家家戶戶修水窖,積攢雨水、冰雪融化的水,就連露水和霜凍,都寶貝得很。每家屋頂都有一個向院內傾斜的水槽,為的是“不能讓雨水流到外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沒水吃,刷鍋洗碗省著用,洗臉洗澡更不敢浪費了▓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沒水吃,閨女往外嫁,兒子娶不上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幹旱缺水像一個魔咒,牢牢地套著後池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打村裏成立黨組織,不管誰當村支書,最大的念想就是:“要是能在我手上打一口井,這個村支書就沒白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17日,後池村村民在修路途中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自上世紀70年代起,老支書劉全訓就在村裏選出幾個好勞力成立打井隊。一個井眼打二十丈深,開始還有些潮氣,可越打越幹,全是石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東坡█移到西坡,村裏凡是可能出水的地方都挖了個遍,連打五年,只打下了五個深不見底的幹窟窿,村裏卻添了幾個因打井而傷殘的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6年,退伍返村的老黨員劉留根當選村支書,上任第一件事還是找水,可幾次打井打到200米深,“打出來的水沒有註進去的水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請來的地質勘探專家走遍村裏每個山頭後斷定:這是貧水區,永遠別想打出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劉留根心不甘。2012年,他四處打聽得知,尋水勘探技術有了很大進步,於是到縣裏找鉆井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鉆井隊答應來村裏試試,但問題來了:進村的路太窄,打井設備運不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加寬,需要2萬塊錢,但村裏根本沒有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民們二話沒說,自發捐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幹部雙手捧著修路錢,百感交集,“這是希望,更是壓力。村兩委八個人聚在一起發誓,這一回,說什麽也要把水打出來。”劉留根回憶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快設備進來了,鉆桿立起來了,不分晝夜█打鉆。劉留根帶著村幹部吃住陪伴在工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個把月過去了,鉆桿下到了500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放水泵一試,水流是出來了,但只流了幾分鐘就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26日,後池村新愚公小學師生在做遊戲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和幾個幹部跌坐在泥地上發呆。打井隊則搖搖頭準備撤攤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倏地躥起來,一把抓█住打井隊隊長:“不能走!打不出水,我咋向父老鄉親們交代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500米都沒水,你讓我們怎麽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們再鉆鉆,再鉆鉆。能鉆多深就鉆多深,直到不能鉆為止,行不?”他硬攔著幾近哭著苦苦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再試試?”打井隊被感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鉆桿再次向深處鉆去。村幹部則一個不缺守在旁邊,直勾勾盯著鉆井,仿佛能盯出水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550米,600米……鉆井設備轟轟作響,地質明顯變軟,一根煙功夫,鉆桿下了9米。650米時,大家決定再次用抽水泵試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水泵開關按下,奇跡▓出現了,只見井口的抽水管往上一挺,一股水流噴湧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出水啦,出水啦!”瞬間,笑聲、哭聲、喊聲混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全村男女老少,一齊向井臺擁來,捧起水就往嘴裏送,往身上撩。祖祖輩輩心心念念的這一刻終於盼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水了,劉留根帶著村民趁熱打鐵,建起了1200立方米的供水池,鋪設了3000米引水管道,修了108個集中取水點,徹底解決了自建村以來靠天吃水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,他們又打了第二眼井,解決了上山種地植樹的澆灌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端午節,村民們像城裏人一樣用上了自來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過去洗臉,在臉盆底弄一點水,一家五六口人用,洗完就成泥湯。如今終於可以大大方方地洗涮、灌溉了。”村民劉才所興奮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了水,山就綠了,村子就美了。”後來有水了,村民們精神了,連說話的聲音都清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播綠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困難面前有我們,我們面前無困難”——綠色發展,產業強村,荒山禿嶺變成“綠色銀行”,後池奔跑在成為“金池”的路上

                  路修通了,水找到了,村民眼界更寬了,想法更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!”劉留根信這個理兒:“我們辛辛苦苦修出來的路,不單是一條生產便民路,還可以成為一條旅遊觀光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但後池人又碰上了不容回避的現實:建村600多年來,旱季風暴年年見,雨季洪水滿地流——後池村石厚土薄,植被稀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土地一直是後池人的心尖尖。200多年前,後池先祖劉敖為後世子孫爭土地舍命滾圪針,如今後池村水峪峧劉敖的墓尚在,而土地稀少依然是縈繞在村民們心頭的疙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石多土少怎麽種樹?禿山窮嶺如何變成金山銀山?

                  還得像愚公一樣靠自己,還得學劉敖爭土地,不同的是這次後池人是向大自然要地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秋到2017年春,200多個日日夜夜,後池村梆梆硬的山地上被鑿出了72萬個密密麻麻的樹坑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26日,後池村新愚公小學師生在做遊戲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村民們稱之為“魚鱗坑”——先是刨出頑石,然後用特殊材質的擋板代替石頭做圍擋保墑攔水,再在坑裏填上一袋袋背上來的客土。遠遠看去,白色的擋板呈月牙狀,像魚鱗,在山坡上閃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日子,山高坡陡,樹苗只能運到山腳,他們就一肩扛著樹苗、一肩扛著鐝頭上山。山上沒水,他們就新建改造水池、水櫃、塘壩,用管道把水引到山頂澆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民們像愛孩子一樣愛樹,每年澆三遍水,直到70多萬株松柏頑強成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三年過去了,後池村山場形成了7000多畝松柏“蓋頂”,1500多畝核桃、山桃、山杏等經濟林“纏腰”,1000余畝林子和中藥材間作“坐底”的山區經濟發展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華北一些地方遭遇幹旱,位於太行山東麓的後池村自夏天起沒下過幾場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碰上這年頭,地裏就收不了多少谷子了。”說起多年不遇的旱情,69歲的村民劉田根有些沈重,但很快聲音又揚起來,“好在俺們的果子不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紫桑葚、綠葡萄、紅櫻桃、大西瓜、小甜瓜等果子,從夏到秋陸續掛果,果樹遍布桃花山山腰,約有60個足球場大小的采摘園生機盎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俺一輩子沒見過櫻桃,沒想到後池的土地上能長出這麽好的櫻桃。”劉田根第一次看到自家的櫻桃樹掛果時幸福得直掉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清晨的山村是忙碌的。這天6點半剛過,52歲的村民劉春景戴著帽子和面巾,騎上雅馬哈摩托車,一溜煙地駛上桃花山的經果林園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俺一輩子█在這山溝裏。以前從家裏走到山腰要1個多小時,路修好的那年,俺買了摩托車,10多分█鐘就能到這裏,一天能掙40塊錢。”她指著果園對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劉春景們不出遠門就能掙到三份收入:一份是把土地流轉給村集體的收益,一份是給村集體出工的工錢,一份是經濟作物收成的分紅。一年下來人均收入1.3萬元,而5年前村裏人均年收█入不足4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10點多,隱在夜色中的後池村並不沈寂。“政█紅農家樂”還有客人吃飯,店主張政紅忙著殺雞。“愚公路”修通不久,村裏遊客多起來,張政紅辦起了後池村第一家“農家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從陜西嫁到後池村快20年了,當初我只希望地裏收的夠吃,手裏有點零花錢,但日子總是過得緊巴巴。開農家樂起初只盼一年掙個五六千元就如意了,結果年底一算賬,盈利7萬多元,既激動又不敢相信。”張政紅計劃接下來置雅間、添桌椅,再把二樓旅館添幾張床鋪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“愚公路”不僅是路,更是經濟起飛的跑道,後池桃花山上漫山遍野盛開的不僅是桃花,更是後池人脫貧致富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8日拍攝的後池村梯田雪景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旅遊開發公司掛牌”“土地股份合作社成立”“宅基地開發合作社開張”……一些陌生的名詞開始掛在了後池人的嘴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前,地裏種玉米、谷子,每畝收入僅為三四百元;改種藥材、水果後,每畝收入能達到5000元;2019年,後池加大了金花葵的種植規模,還打算把金花葵加工成涼茶,增加附加值。再過一兩年,核桃、山桃和連翹進入收采期,後池的收入將大幅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的經濟結構正由傳統農業提升為新經濟業態,由原來的旱作農業經濟為主,向高效農業、休閑農業、文化旅遊經濟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桃花山上桃花爭艷,聚錢嶺中連翹如金,愚公路邊松柏疊翠,後池的景色越來越美,名氣越來越大。每逢假日,桃花山景區車水馬龍,先鋒嶺、圓夢峰、千畝梯田、十裏“天路”等景色,引得遊人贊嘆不已。2019年,後池接待遊客和參觀學習人員達16.5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遊客來了,村裏產的花椒、紅薯粉條、金花葵等農產品供不應求,無需出村就銷售一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遊客來了,“采摘園”受到青睞。村民劉平的承包了5畝葡萄園,一年靠采摘收入3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遊客來了,村裏先後開了11家 “農家樂”,家家人頭攢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劉留根也說,隨著村裏旅遊、種植等產業的發展,越來越感到在管理和經營方面的欠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困難面前有我們,我們面前無困難。”他信心滿滿,“一定會繼續發揚艱苦奮鬥、不等不靠的精神,苦幹實幹加油幹,因地制宜做好產業發展和鄉村旅遊的大文章,不達目標,誓不罷休!”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3月4日,後池村村民在傳運修路用的石頭。新華社記者 範世輝 攝

                  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後池人懂得教育也是一種栽種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前,村裏孩子上學,要到15公裏外的鄉中心學校寄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後池村新愚公希望小學建成投用,14個專任教師,80%是本科學歷。標準籃球場地、多媒體教室、圖書室、電腦室一應俱全。隨著在外打工的村民陸續返鄉就業,許多在外地上學的孩子也回來了,就近享受優質教育,全校由70多人增加到近20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在學校的陳列室看到孩子們的作文,這樣寫家鄉: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古有愚公移山,今有後池修路。自力更生,修一條通往美好明天的平坦大道;艱苦奮鬥,唱一曲感人肺腑的精神贊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老人們不會想到,他們戰天鬥地、造福家鄉的行動,已成為孩子心中的精彩傳奇,成為新一代後池人的人生指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精神的種子,就這樣傳遞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舉旗

                  “正是因為我們有吃苦在先,一心為民的黨的好幹部,為我們樹立了一面旗幟”——成立於抗戰時期的後池村黨支部領導群眾走過艱苦歲月,成為建設家鄉的排頭兵

                  幾次到後池采訪,走遍大小溝壑山嶺,一個問題總是縈繞在記者心頭:數百年來因山而困的後池,為什麽能在短短幾年變山為寶?

                  後池村鄉親們心裏有桿秤,小學原校長劉榜年說:“正是因為我們有吃苦在先、一心為民的黨的好幹部,為我們樹立了一面旗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家,一個夢,一起拼,一定贏。”立下愚公“移貧”誌,誓把後池變“金池”,這是後池村在黨組織的領導下齊心協力攻堅克難的奮鬥誓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退伍軍人劉留根總把後池村的脫貧攻堅比作戰場,他說村黨支部是這場戰役的排頭兵。“為百姓謀利益,這是我們每個共產黨員的使命,絕不能忘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仍記得四年前後池村的光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霜降後,後池人開始歇冬。日頭一出,村民就坐在山坡上曬暖。“冬天溜墻根,夏天蹲樹蔭”,不知誰給他們起了個“等死隊”的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後池村的青壯勞力█大多外出打工,原本1000多口人的村,剩下300多老弱婦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裏一沒錢,二沒路,三沒人氣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可不能讓後池村敗在我們手裏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愁得睡不著覺。一根根抽煙,一聲聲嘆氣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5日拍攝的後池村一處“農家樂”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年輕人紛紛走出大山,劉留根卻選擇從武警部隊復原回村。他先當幹部,又被選為黨支部書記,像劉榜年說的“留根二十多年如一日拉車駕轅”,帶領村民分土地、種花椒、打井、鋪水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11月,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提出“脫貧攻堅戰的沖鋒號已經吹響”,劉留根這年也從“治山伏水創產業”的前南峪村學習歸來,深受觸動。“同樣地處太行山,人家能搞得那麽好,咱們咋就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日子,劉留根常常五更起來,天剛蒙蒙亮就上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坐在山坡上,看著一米寬、狹窄崎嶇的上山土路,再瞅瞅遠處村那已撂荒三四成的千畝梯田,劉留根心裏堵得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拍拍褲子上的土,他回村了。白天找村民聊,晚上召集黨員碰頭,說的都是一句話:“不能再等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劉留根召集村兩委、黨員、村民代表開會,統一思想,開山修路。於是老黨員劉虎全、劉土貴和劉社會老哥兒幾個帶頭上了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路修好了,就留下了,世世代代都能用,就像祖輩把梯田留給我們一樣。”劉土貴因為窮,一直沒成家,他40多年前當過鐵道兵,參與修建襄渝鐵路,架過橋打過隧道,在部隊入黨,退伍回村種地,但從未忘記入黨時的誓言。動員鄉親時,他說:“路,一定要修,要是需要,我把房子賣了都行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看到村裏保留的《村民義務修路出工表》,排第一的就是64歲的劉土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後池人心中,劉留根、劉土貴們就是他們心中的一面旗,“只要跟著走,總有希望。”在劉留根們心中,他們要以實際行動舉好這面旗,帶領鄉親們實現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冬天,路還在後池人腳下延伸。一個傍晚,劉留根接到通知,第二天將有一批外援車輛和設備進村,村裏得準備一個三畝地大小的停車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於是,披星戴月,村兩委成員馬上集聚到村東頭小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聽到消息,大家先是大喜,但很快又愁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  後池村村民在修路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

                  停車場?三畝地?第二天?
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停車場,在平原地區不是難事,但在深山溝裏,談何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看進山口那片廢棄的山坡地上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不是有3戶人家開了荒種上花椒了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義務修路鄉親們都積極上陣,別因為這事讓人家吃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連夜把3戶村民叫來,一提占地,異口同聲不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眼看天要亮了,離外援車輛設備抵村的時間越來越近。一直沈默不語的劉留根突地站起來:

                  “要不這樣,咱們地換地,我家和村主任劉丙祥的地你們隨便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機械轟鳴聲沸騰起來,勞作號子喊了起來……天亮了,一個寬敞平整的停車場展現在人們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劉留根和村主任把自家最好的地換給了群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黨員們這片公心,感染了後池村民。”2016年2月到後池包村的年輕鄉幹部李亮斌這樣說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17日,後池村村民駕駛三輪車上山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咱們村70多年前就建立了黨組織。當年家家戶戶住著八路軍,把日本人都打跑了,現在什麽困難能擋著咱們?”戴眼鏡的劉現方對後池的歷史如數家珍,他爺爺當年加入129師抗日,犧牲在大別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山擋不住來路,水斷不了歸途。只要心無旁騖,天地自會為你讓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外20多年的老黨員劉平安,原本在山西一家煤礦幹著年薪20萬元的管理工作,在劉留根的“鼓動”下,2017年底回到村裏,擔任旅遊開發公司的負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村裏這麽大一攤子,需要村支部做主心骨。”劉平安說,“村支部每晚都得開碰頭會出主意,想辦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年來,碰頭會成為後池村獨有的夜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滿天繁星的夜晚,後池村沈睡於一片寧靜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個村幹部撂下碗筷,9點不到出了家門,趕往村東頭一處小院。或騎電動車呼嘯而來,或趿拉著拖鞋打著手電筒快步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幹活兒幹到哪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芍藥沒有鋤完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些天天旱,剛栽下的800棵梧桐樹要集中精力澆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一聚齊,六七個黨員就開“扯”。“扯”是當地土話,但他們不是“閑扯”,而是安排村裏生產。自修路█開始,每晚這頓扯,只要他們不病倒,風雨無阻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9月17日,遊客在後池村采摘葡萄。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

                  老校長劉榜年說,開碰頭會,村支書劉留根有時會拿出一瓶酒,支委們圍坐一塊,沒有菜,大家你一口我一口轉圈輪著喝,誰有問題自己說,自己想不到,別人毫不留情地提出來。這些年來,很多問題都在這時化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在關防鄉當幹部的張東保贊嘆:“後池黨支部一班人親如兄弟,甘於奉獻,他們像一個拳頭,堅強有力,像一面紅旗,飄揚在萬山叢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離開後池村時,記者問劉留根:“若要讓村裏群眾給黨支部打分,你估計能得多少分?”他毫不諱言:“多了不敢說,得70分沒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聽上去有謙虛也有自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讓後池變‘金池’,你們有信心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咋沒有呢?!只要我們繼續發揚愚公精神,咬定青山不放松,就一定能實現夢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站在桃花山上極目遠眺,我們看到山坡上一面3710平方米的全國最大生態綠植黨旗。那是後池村人飽含深情,在愚公坡上用3871棵紅葉矮櫻和金枝槐等樹種鋪就,鑲嵌在心形愚公路中,組成“黨在我心中”的巨幅畫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此震撼人心的景象,讓我們不由想起習近平總書記的話:

                  “新長征路上,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主角、都有一份責任。讓我們大力弘揚愚公移山精神,大力弘揚將革命進行到底精神,在中國和世界進步的歷史潮流中,堅定不移把我們的事業不斷推向前進,直至光輝的彼岸。”(記者 孫傑 熊爭艷 範世輝 張濤 史競男)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 王曉雨
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
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新聞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,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,並不代表我網立場

                為你推薦

                加載更多新聞
                02002003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27873